Facebook为什么要模仿微信?

刘娜
Facebook为什么要模仿微信?

最近,扎克伯格后悔了,他承认他应该在四年前接受一篇文章的建议。

而这篇文章的标题是:

《What Facebook Should Learn from WeChat(Facebook应该向微信学习点什么)》。

向微信学习

上周,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在自己的 Facebook 主页上发布一篇博文,宣布 Facebook 将开展重大战略转型——从原本面向广泛受众的、开放的社交平台,(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转向更注重通信加密和隐私保护的个人通讯工具和社交网络平台。

《纽约时报》、美联社、《华尔街日报》等多家媒体均认为,扎克伯格所描述的愿景,已经由腾讯公司旗下社交软件微信(WeChat)实现。

显然,扎克伯格对 Facebook 未来会借鉴微信的模式毫不避讳。

3 - 640?wx_fmt=jpeg.jpg

扎克伯格在脸书主页上发布的文章 

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真正的机会,利用WhatsApp和Messenger作为基础,我们想打造一个私密平台,从信息开始,通过端到端加密让它变得尽可能安全,然后引入各种私密、亲密交流方式,比如群组、故事、支付、各种商务、分享位置。”

这不就是微信吗?

4 - 640?wx_fmt=png.jpg

扎克伯格在社交媒体上的回应

Facebook

为什么要模仿微信?

估值 4906.58亿,全球用户 15.2 亿,每月有 27 亿人使用公司旗下的应用,年营收超百亿美元,Facebook 无疑是当今世界规模最大、最赚钱的公司之一。

但这台赚钱机器也不是没有问题,而且忧心忡忡。

首先,Facebook 的商业模式过于单一。尽管 Facebook 上一季度的收入超出分析师预期,但过度依赖于广告,商业模式单调的问题一直存在。

据 Facebook 2018 年第四季度财报,该季度营收为 169.14亿,其中广告营收 166.4亿美元,占比高达 93%。从 Facebook 历年来的营收表中也不难发现,广告收入一直是 Facebook 的最主要盈利来源,其他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6 - 640?wx_fmt=jpeg.jpg

广告(深色)是Facebook公司的主要盈利来源 

图源:2018年1季度财报

其次,为了维持广告收入,Facebook 需要大量用户数据来进行精准投放,因此不可避免触碰用户隐私,引起公众反弹。

2018 年 3 月,Facebook 就曝出了信息泄漏丑闻,扎克伯格为此经历了 10 小时的国会听证、一年多的媒体棒杀。这也让扎克伯格不得不重新审视 Facebook 的定位和未来,坐拥 11 亿月度活跃用户的微信向 Facebook 展示了另外一种可能——移动支付、电子商务、金融服务、小程序服务平台以及广告多种盈利模式并行。

“如果不改变,Facebook 只会被看作是一家有窃取用户隐私嫌疑的广告公司。而微信却集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小程序生态、广告的生态圈。其盈利模式也不仅限于游戏、广告,还囊括了金融服务、本地服务和其他更多可能性。”某业内人士告诉周刊君。

“Facebook 学习微信,媒体关注点都聚焦在微信的商业模式,这可能也是 Facebook 真正想改变的。”在资深互联网分析师洪波看来,微信真正的优势绝不仅在于商业模式,还在于对用户的深度捆绑。

Facebook 收购了一系列社交媒体相关公司,其中不乏 WhatsApp、Instagram 这种高流量的 APP,但整体没有形成像微信小程序的闭合生态,用户的注意力是分散的。

7 - 640?wx_fmt=png.jpg

前不久某网友晒出的一张手机使用状况显示,一周内该网友使用微信 25 小时 33 分钟,其他所有 APP 加起来不足 4 小时,微信占用了用户的绝大多数时间,这也是 Facebook 望尘莫及的。

从Copy to China 

到Copy from China

十五年前,开心网、人人网等众多高度借鉴Facebook的互联网社交公司,曾在国内掀起一阵互联网社交潮。(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谁能想到十几年后,这家曾经被无数家中国公司看作是目标的商业巨擎——Facebook正在向微信看齐。

“Copy to China 已经变成了 Copy from China。”创新工场合伙人李开复这样说。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面对投资人和媒体时,非常喜欢讲一个在美国已经成功上市的相似案例,来解释自己正在做的事,让自己的故事更有说服力。

比如早期的58同城和赶集网被看作是“中国版Craigslist”,京东赴美上市时是“中国的亚马逊”,优酷被称之为“中国的 YouTube”,滴滴则被看作是“中国的Uber”。

就连曾经的中国互联网之父张朝阳,在创业前夕与雅虎(Yahoo)杨致远面谈后,将搜狐的名字定为 Sohoo,后来改成 Sohu,才降低了两家公司的关联性。

1987 年中国第一封互联网邮件发出以来,中国经历了 30 多年的互联网快速发展时代,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O2O、人工智能等。虽然具备非常强的学习能力,但是一直被外界断定没有创新能力,只会山寨,“Copy to China”的说法不绝于耳。

9 - 640?wx_fmt=jpeg.jpg

但是情况正在悄然改变。

“现在国外越来越多的产品开始汲取中国的特色和灵感。”美国一家科技媒体报道说。“在逆转的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是一次次借鉴和抄袭,其背后实际上是一场场技术较量和市场博弈。”

2008 年 12 月 28 日,彼时还是 Facebook 追随者的王兴就曾在饭否记录下“支付宝 alipay 的 alexa 排名超过 paypal 了。”那时一家中国公司的网页流量超越同领域美国公司还是一件让人惊讶的事。

现在,中国互联网产品以及公司称霸国际早已不是新话题了。

以移动支付为例,支付宝、微信支付早已深入街头巷尾的每一个商业应用场景,商场、酒店、购物中心、小卖部、煎饼摊儿,等等。而欧洲和美国还在使用信用卡、Apple Pay 和 PayPal,前者还是上个世纪的产物,而后者受限于终端和场景,使用起来的远远不如支付宝、微信方便。

2017 年,苹果在 WWDC 全球开发者大会上宣布,在 iMessage 中加入个人转账功能,实现个体对个体的 Apple Pay 支付,这一改变也比微信支付晚了好几年。

“源自中国的独特商业模式,一些已经在西方和新兴市场流行开来。”GGV capital 的管理合伙人 Hans Tung 曾表示。GGV 的投资的美国公司电动滑板车 Lime Bike,就是结合美国本土需求,借鉴了中国的共享单车模式。

根据 2018 年的《China Internet Report(中国互联网报告)》,中国拥有 14 亿人口,拥有 7.72 亿互联网用户,是世界上最大的网络社区。(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由此带来的巨大潜在商机,催生出一大批新兴互联网创业公司,之前的 BAT,现在的 TMD……而且这个阵营还在不断扩大。

“但是,目前中国更多的是应用创新、商业模式创新,而不是技术创新。真正的技术创新还需要时间积累。”洪波告诉周刊君。

(文章来源于:中国新闻周刊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