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瓴资本张磊:小镇走出的耶鲁校董,13年坚定讲述中国故事

张 磊
高瓴资本张磊:小镇走出的耶鲁校董,13年坚定讲述中国故事

1 “人傻钱多”曾经说的就是他?

张磊曾经是投资圈戏称的“人傻钱多”的典范,因为他在2010年,京东的重资产模式普遍不被认可的时候投了京东。

2 - 640?wx_fmt=gif.jpg

那时张磊很清醒,他知道投资人普遍不喜欢重资产模式,但很多时候清醒的人看上去“最荒唐”。他果断投资,而且当京东只融7500万时,张磊出乎意料地给了3亿美金,更是傲娇地说:“要么你接受我整个钱,要么我就不投了。”

3 - 640?wx_fmt=jpeg.jpg

4 - 640?wx_fmt=jpeg.jpg

在投资界,“拿去花”大概是投资人对创业者最浪漫的情话。但这背后的原因,并不是表面上的“有钱任性”,张磊其实在心里已经为京东算好了账。

如今,随着京东的崛起、上市到一路狂奔,三亿美金变成了几十亿,“人傻钱多”、“有钱任性”的调侃自动退场。

为什么张磊能笃定地拿出三亿美金押一个项目?张磊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不喜欢“仙女散花式”地投资一大堆企业,更倾向于精准打击。

5 - 640?wx_fmt=jpeg.jpg

从求职受挫到耶鲁首个华人校董

张磊一路走来并没有太顺利。他说自己上大学时没什么大理想,毕业后,就老老实实在北京找了份工作,去五矿上班了。后来,因为工作原因接触到了美国客户,才有了去美国继续学习的想法。

张磊去了耶鲁求学,但由于是半路出家做金融,之前的工作经历不对口,张磊在华尔街的求职经历让他知道了,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过不完的坎。同学都找到实习的时候,只有他还没找到。他说自己当时很不幸。

6 - 640?wx_fmt=gif.jpg

张磊说当时自己就是坐着这趟火车去纽约面试。每次都满怀憧憬去,垂头丧气回。

7 - 640?wx_fmt=gif.jpg

最终,还是张磊在耶鲁的导师——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给了张磊一份实习工作。张磊也没有辜负导师,18年后再回到母校,他手中多了一张可以打开耶鲁所有房门的万能卡。

8 - 640?wx_fmt=gif.jpg

此时,张磊已经成为了耶鲁大学的校董。这个身份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荣誉,此前没有中国人,也没有亚洲人获得过这样的荣耀。

当时看好张磊的导师大卫·史文森,(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这样评价张磊:“大家会说百里挑一,这不是张磊,张磊是百万里挑一的人才。”

9 - 640?wx_fmt=jpeg.jpg

首个合伙人是同学老婆  

初始团队像“乌合之众”

2005年,张磊放弃美国高薪的工作回国创业。组建团队是第一道门槛。当时业内人士都怀疑他,觉得“你行吗?”。他的第一个合伙人是同学的老婆。因为同学想帮他,自己又隐隐觉得张磊的基金不太靠谱,下不了狠心辞职过来,就让老婆来帮忙了。

10 - 640?wx_fmt=jpeg.jpg

东拼西凑,张磊总算有了五个合伙人。但问题又来了,除了张磊的背景和金融相关,其他几人都不是科班出生。当时有人这样评价张磊的初始团队:“人都是看着很好的人,但有点乌合之众的感觉。”

11 - 640?wx_fmt=jpeg.jpg

采访时说起这些,张磊自己都笑了。

12 - 640?wx_fmt=gif.jpg

多年之后,当初所谓的“乌合之众”团队的五个合伙人,至今仍在和张磊并肩同行。

重仓中国:

从没人信到600亿基金规模

创立高瓴资本的13年间,市场的瞬息万变,而唯一不变的是张磊一直的坚持“重仓中国”理念。2005年他创业初始在海外募资时,打出了这样的口号:中国正在崛起,高速火车正在离站,请立即上车。

13 - 640?wx_fmt=gif.jpg

然而,效果并不理想。按张磊自己的话说,当时的状况是“一帮没做过投资的人,在卖一个大家没投过的国家的故事”。想打开局面是非常困难的。

14 - 640?wx_fmt=jpeg.jpg

而今,张磊的高瓴资本已经具有600亿美金的规模。这时他正在赶往纽约的卡耐基大厅,这里将举行高瓴资本全球机构投资人大会。他会继续用第一手资料,跟外资投资人讲自己“重仓中国”的价值投资理念。

15 - 640?wx_fmt=gif.jpg

13年间,张磊从零开始做投资,他说自己没有资源也没有消息。从高瓴资本创立初始,他的每一步决策都不缺少质疑的声音。他却在质疑声中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一步步带领高瓴资本逆风翻盘,把一手单牌打成了王炸。

01

如何玩转“做大蛋糕”游戏?

投资的“24字箴言”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在中国大家都在抢项目,这当中有不少投资人早已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如何重构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首先就是自己要先守正,当你做人、做事都正的时候,你才能抵抗诱惑,你才能有出奇的机会。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目前在中国不是机会太少而是太多。在中国做投资,知道自己碗里能装多少东西非常重要。你每天的功夫就是要把你的这一瓢做得更大更结实更深,而不是整天想着把所有东西都往里面塞。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你不用天天在外面讲你做了多少个项目,产生了多高的回报。只有当你低调的时候才能专心致志地把自己的东西做好,好项目才会逐渐找到你。如果你在初期就非常高调,就很容易lose your mind,拿上帝的话说就是“欲先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要懂得抓住“傻X窗口” 

要向学习“钢铁侠”(马斯克)一点,就是人多的地方不能去。创业过程中要有所思考,不能扎堆、一窝蜂的你做这个我也做这个,这不是一个独立思考、独立判断的过程。而人多的地方不能去,这个时候就要学会珍惜自己。

由于你去的都是“人少、地广人稀”的地方,机会比较多,但换一个角度困难也比较多。人比较少,短期认识你、认可你商业价值的比较少,能否坚守这份自己对自己的认可,在我看来是最好的机会。在大家都不看好你的时候,有时反而是最好的机会,我一直说是“傻X窗口”。因为一段时间里,大家觉得你这个商业模式非常不靠谱、非常的傻B。

创造长期价值,又不去人扎堆儿的地方。在这段时间,给你自己一定的机会、一定的时间创造一定的壁垒,换句话说不要过早的把自己摆到一个神坛、一个成功的企业家的位置。投资过程中很多人是趋同性的投资,也趋同性的创业。所以,要珍惜自己所把握的短期内大家没有看懂的窗口机会,把护城河做好。比如不管是当年的腾讯,还是刚开始的淘宝、京东,甚至是滴滴,起初大家都不看好。但是这就给了你一段时间可以大幅度积累用户数据,坚持自己的方向。

学会把握关键时点和关键机会

唯一永恒的是变化。只有研究才能让你对变化有理解。研究是基于深刻的对事物本质的研究,方法见仁见智,有的人看一两个季度,有的人看一两年,有的人看盈利,我看东西是看看五年、十年、二十年的东西。我看的不是形式,我看的是一个人本质上给社会有没有创造价值,只要你给社会创造很大的价值,早晚你会给所创的公司创造价值。

我把投资大致分为两类,一种是零和游戏,一种是蛋糕做大游戏。很多人的投资是前者,比如pre-IPO这种,我个人是不相信零和游戏的。我喜欢把蛋糕做大的游戏,就是我的思想、资本不能创造价值,我是不会投资的。

从这个角度来讲,就更需要对关键时点和关键机会的把握。什么是关键时点?就是大家都看不懂的时候。关键变化是什么呢?如果是一成不变的事情,实际上很容易被看见,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只有在变化的过程中我们才能去跟别人有不同的观点,而且是产生非常长期的不同观点。

我关注的是创造多大价值的机会,这就是我说的深入基本研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多年来一直坚持持续深入的跨时间、跨地区、跨行业、跨类别、跨线上/线下的行业研究,所以高瓴能够深刻理解这些行业的长期内在发展规律和业务逻辑,从而准确把握行业与市场的变革要素和时点。

02

投资,终归还是要靠人

警惕各方面都No.1的人

人是会变的,要多做准备;大环境改变不了,争取营造小环境;永远不要低估每天存心要跟你做交易的人,有些人以交易为主就喜欢买卖拆分等等,这些人我都比较警惕。

投资就是追求真理的过程,要记住离真理永远还差一步。我个人就很警惕招那些各方面都No.1的人,这种人可能并不是真的很喜欢所做的事情,而只是因为想要成功的惯性在做事,有这种思想的人其实走不远。还是要回到起点问自己,做什么最有激情?我个人也经历了很长的选择的道路,反反复复最后又选回了投资。如果能将激情和职业结合,那肯定是最好的。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找一帮你喜欢的人,找到靠谱的人一起做有意思的事。

创业投资最大的风控是选

毫不夸张地说,创业投资最大的风控是选人,选项目最重要的关注点是选到最合适的企业家。这个人能不能既有格局观,又有执行力,还有很深的对变化的敏感,以及对事物本质的理解,我觉得这种人很难找,大部分人都是在某一时期对某一方面会很好,但是有的人能够通过和外面的交流把自己提升。

这样的风控理念反而是个双向选择的过程,目光长远、想做大事且有大局观的企业家跟我们本身就很容易契合,而着重小利、玩零和游戏的人跟我们也不太适合,走不到一起,对我们来讲反而省了很多功夫。

从这个方面来说,投资人要与企业家形成良性、长期的伙伴关系,首先就是要摆正投资者的位置,跟公司的创始人保持非常灵活的合作,避免在公司运营上介入太深,同时通过深入研究形成的战略格局观点还可以帮助企业。

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

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这是我的信念和信仰。投公司就是投人,真正的好公司是有限的,真正有格局观、有胸怀、有执行力的创业者也是有限的,不如找最好的公司长期持有,帮助企业家把最好的能力发挥出来。所以高瓴希望所投公司从早期、中期、晚期、上市乃至上市后一直持有。而非投一个IPO,上市卖掉,再不停地找。

超长期投资对出资人(LP)的要求很高,需要对投资人(GP)非常信任。高瓴选择的LP都是超长线资本,像大学捐赠基金、家族基金、养老金、主权基金,这些钱都是要传子传孙的。高瓴只给这样的投资者管钱,这些人也真正理解我们的战略,大家之间有最少的隔阂。这种信任也是基于对人,哪天我不干了才要退出,只要我干下去,几十年就会永远地支持下去。而只有你的资本是长期的,才有条件花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什么才是具有长期前景的生意模式,什么样的企业值得持有30年以上。

这种超长期投资人,总结来讲,第一点是把基金做成超长期结构的基金,第二点是所投公司和投资基金的理念要完全一致。

靠“研究型模式”找伟大格局观实践者

我们的投资从某种角度上讲有点像孵化器,但更像是思想的孵化器。

我要找的是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特别少的人,特别少的公司能够有这个格局、执行力、能够把公司愿景推到那么高的高度,我们就要寻找这样的人。这个人怎么找到呢?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人海模式,到处参加各种会议,一个地方一个地方跑。我们采用的是研究型模式,就是通过研究发现哪个是最好的商业模式,然后我们再寻找跟最好商业模式契合的最好创业者,我们再一起发展。

这种研究模式让我们对事物有了深刻理解。如果理解的结果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实现,我们就买入股票长期持有,如果没有这样的公司,我们就寻找私人市场,如果没有私人市场,我们就自己孵化。这个是长期做投资的人才有的能力。

03

投资中的“三不”原则

不投资靠垄断所赚取的超额利润

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变化催生创新,所以我们投资变化,而不投资于垄断所赚取的超额利润。垄断从基因角度来看并不能形成创新,只有不断拥抱创新,才能形成一种善意的价值创造,最终形成让蛋糕更大、开放共赢的局面。

追溯高瓴资本过往的投资标的,经营稳健、每年保持稳定增长、具有伟大格局观的企业家,是我权衡是否伴随其共同成长,并成为长期合伙人的重要评判标准。

最好的投资是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好公司,是值得陪伴它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这种复合收益是非常可观的。赶紧卖完赶紧再找下一个,「骑驴找驴」的投资方式不是我们的投资方式。所以对我们来讲,我们更在乎这个企业有没有长期持续的增长力。

没有长期价值,“护城河”就是纸老虎

很多人对护城河这个概念的认识很僵硬,就是一定要做成垄断。实际上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的思维模式。我经常开玩笑说,做就要做成一个大的,做大了就要做成一个永恒的,永恒不就垄断了嘛?但是我又加了一句:“早死早超生”。什么叫早死早超生?自己要颠覆自己。换句话说,我对护城河的理解,实际上是一个动态的变化中的护城河。这个护城河的核心就是一句话,能不能不断地、疯狂地创造长期价值。如果你不能够创造长期价值,这个护城河就是纸老虎。

怎么创造这种价值?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时代是不一样的。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护城河也不可能不变,优秀的公司是当互联网大潮袭来时,能够深挖自己的“护城河”,主动拥抱互联网带来的变化。(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如果一家企业亘古不变,这种企业永远不值得投资。从这个角度上讲,政府保护类型的“护城河”是非常脆弱的,这类护城河随时都有可能崩溃。

“护城河”是有伟大格局观的坚定实践者去挖造的护城河,这些人能不断地根据变化作出反应。那些赚快钱的人逐渐会发现他的路越走越窄,坚持做长期事的人的路才会越走越宽。

不要醉心于“即时满足”

在多数人都醉心于“即时满足”(instant gratification)的世界,懂得“滞后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道理的人,早已先胜一筹。

创业一定是要冒风险的,创业者最大的风险是不变,他不去冒风险实际上是股东在冒最大的风险。

投企业家很重要的几点:

第一点,这个企业家是非常具有学习型的精神,而且能够打造学习型组织的企业家。好的企业家是经常承认我不懂那些东西但是我愿意去学。

第二点,好的企业家能够有强大的聚人的能力,能把人聚集在一起。

第三点,企业家有很强的对自己的边界的认识,能看到自己适合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