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6部电影提名戛纳,文艺片国际竞争力大爆发

士多啤梨
中国6部电影提名戛纳,文艺片国际竞争力大爆发

近两年以来,中国电影鲜少在三大国际电影节上获奖,连入围次数都寥寥可数。特别是2016年,华语影片更是陷入尴尬境地,几乎无缘戛纳、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所有主竞赛单元。

在中国电影高速发展期,当中国在世界电影市场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时,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发出的声音却越来越微弱。

回顾历史,中国文艺片也曾经历过一个最好的时代,《霸王别姬》《红高粱》《活着》《阳光灿烂的日子》(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这些蜚声国际的影片映照了一代电影人的初心和坚持。

3 - 640?wx_fmt=png.jpg

但转眼到了21世纪,这种情况开始发生改变。以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大部分导演开始转型拍商业片,虽然在票房上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受到国际大奖青睐的影片却几乎绝迹。

在戛纳电影节长达70年的历史上,只有陈凯歌执导的《霸王别姬》曾拿到过金棕榈奖,难怪不少影迷曾发出无奈的慨叹:曾经的《霸王别姬》,我们再也拍不出来。

4 - 640?wx_fmt=png.jpg

2018会是“戛纳丰收年”吗?

等到2018年,中国文艺片像是来了一场大爆发,难怪今年被赞为“戛纳大年”。

虽然近年来华语电影曾多次入围戛纳,但大多数时候只是站在场外自娱自乐,或者直接沦为十八线网红蹭红毯的秀场,能够像今年这样扎堆入围的现象实在难得一见。

此次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大咖云集,共有21部电影入围,包括阿斯哈·法哈蒂《人尽皆知》、伊娃·于颂《太阳之女》、克里斯托夫·奥诺雷《喜欢,轻吻,快跑》、是枝裕和《小偷家族》、李沧东《燃烧》、戈达尔《影像之书》等等。

5 - 640?wx_fmt=jpeg.jpg

(戈达尔《影像之书》)

其中也包括中国导演贾樟柯的《江湖儿女》,该片是贾樟柯继《任逍遥》《二十四城记》《天注定》《山河故人》之后,第五次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作为戛纳“亲儿子”的贾樟柯,此次能否摘得金棕榈大奖,成为近日电影圈最大看点。

6 - 640?wx_fmt=png.jpg

在关注国际新锐导演作品的“一种关注”单元,执导过《路边野餐》的中国青年导演毕赣的第二部长片《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在宣布入围结果时给予了高度评价:《路边野餐》毕赣导演的新作继承了侯孝贤和大卫·林奇的风格。

7 - 640?wx_fmt=jpeg.jpg

此外,由章明执导的《冥王星时刻》入围了“导演双周”单元,申迪的《乌玛》入围电影基石单元,导演王兵的新片《死魂灵》入围特别展映,魏书钧的《延边少年》同另外7部短片共同角逐最佳短片奖。

8 - 640?wx_fmt=jpeg.jpg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戛纳电影节延续一贯传统,欧美电影继续在主竞赛单元入围影片数量上领跑,但本届电影节上亚洲电影实力不容小觑,数量达到近年之最 。除中国导演外,伊朗、日本分别有两部影片入围,韩国也有一部影片入围。

9 - 640?wx_fmt=jpeg.jpg

(是枝裕和《小偷家族》入围主竞赛单元)

2018年成转折点:文艺片前途大好?

2017年中国电影市场总票房559.11亿,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以31.7亿美元的票房成绩赶超北美首次跻身世界第一,(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而中国电影此刻正面临着怎么从电影大国蜕变为电影强国的问题。

从目前文艺片发展态势来看,去年开始,文艺片逐渐形成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冈仁波齐》《七十七天》《嘉年华》成为低排片高口碑逆袭高票房的典型案例,《芳华》更是以票房14亿打破文艺片天花板。

10 - 640?wx_fmt=png.jpg

到了今年,娄烨《兰心大剧院》、徐皓峰《刀背藏身》、贾樟柯《江湖儿女》、李睿珺《路过未来》等一众佳片的集体现身,让文艺片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有了显著提升

11 - 640?wx_fmt=jpeg.jpg

从近期来看,淘票票计划投资3亿,与北京文化、坏猴子等公司投资20部高品质艺术电影。与此同时猫眼联合华夏、安乐、万诱引力、完美威秀共同宣布推出“A.R.T.文艺片计划”,携手打造国产文艺片新浪潮。

12 - 640?wx_fmt=jpeg.jpg

另外,艺联的成立势必也会助力培养起一批稳定的文艺片受众。艺联成立一年多以来,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最成功的例子就是把奥斯卡影片《三块广告牌》卖到了6000多万票房。

13 - 640?wx_fmt=jpeg.jpg

种种利好条件预示了2018年将成为文艺片的转折点。

文艺片作为一个重要电影类型,尽管无法成为票房主力,但却是必不可少的,它和商业片、类型片共同组成了多元的电影文化。随着中国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频频亮相,文艺片将成为引领中国电影“走出去”的一股重要力量。

导演王小帅曾在2015年说:这可能是商业片最好的时代,却是文艺电影最坏的时代,但我还是愿意坚持……

但短短几年过去,曾经翻不了身的文艺片俨然已经是另外一个光景。

在国家看好、大佬入局、资金入场、艺术院线放映等多方形势的影响下,文艺片已经找到一条自己的生存之道。虽然暂时来看还不能简单说文艺片市场越来越好,但文艺片确实会比过去多出更多生存空间,更多可能性。未来十年,无论是国际影响力还是市场竞争力,中国文艺片会迎来大爆发。

对观众来说,电影可能只是一种娱乐方式,但对从业者来说,电影是具有生命力的艺术,一味地追逐商业利益往往会丢掉艺术的本心,中国电影艺术的复兴不仅是小众文艺片导演的责任,更是广大电影工作者的责任。

(文章来源于:影投人制片工场摘编)